江浊酒。

草莽世俗一介子。

突然危险发言,我觉得优秀的年轻人就应该和优秀的年轻人在一起。就像我嗑水蓝,又忍不住看初恋组。后来释然了,优秀的ad就是配的上最好的辅助,优秀的年轻人就像是磁铁的两级,永远相吸。

【水蓝】???

大半夜睡不着记一下最近的一个脑洞吧,dbq我在嗑电子竞技的rps。



喻文波是村子里的孩子王,也没人教但小木剑耍一套就是很流畅,别的小孩没一个能比得上。

于是一家大门派的掌门看上了,想捞回去好好培养,但是喻文波没有兴趣,大门派哪有孩子王自由快活。可小伙伴们都很羡慕,虽然这个大门派总是江湖老大的背景板,可那也是江湖上实力雄厚的名门,哪个小男孩小时候没个盖世英雄的大侠梦,就怂恿他,不去江湖上扬名立万,窝在这里当群小孩子里的头头有什么厉害的。

大门派的掌门也很给面子的第二次来说服他,这次他同意了。

进了大门派之后喻文波遇到了一个搭档师兄,叫王柳羿。其实他们早就认识,以前也一起意思意思的讨论小木剑使用方法,两人玩的还不错。只不过是王柳羿先入门派大了他一小辈,加上年纪也大他一岁,好赖是个哥哥辈。但喻文波才不管这些,没大没小的,除了嘴上叫句“哥”其他方面都没点儿弟弟的自觉。

进了大门派有大门派的规矩,玩儿小木剑和没什么技术的小孩打比起用开刃的剑和技术超群的正派们打当然不一样。



*是小ig的下路双人组了,后面还没想好怎么编

*就莫名觉得他两很符合这种设定瞎几把扯淡

*小宝的名字太侠气了,王柳羿听上去就很古龙

*🐶ad就老让我跳戏喻队了,虽然电子竞技没毛病

最近怎么这么多人小红心我的学前代步车,怎么的,车被屏完了?

存一下瞎玩染的卡

【瞳耀】K.(1)

*瞳耀

*狙击杀手瞳x杀手经理人耀

*我们小糊剧开机两周年了,大声许愿第二季

*我流人物

 

白羽瞳收了枪,往弹壳底下压了张纸条,耳机里展耀报菜名似的念叨着今晚想吃的菜,白羽瞳也没嫌烦,时不时提醒他这个季节的鲈鱼比较好吃,顺便驳回他想要餐后甜点想吃冰淇淋的想法。

晚上展耀边窝在沙发上吃冰淇淋边看新闻,白羽瞳刷完碗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电视里在播他今天去的那家,警方官方地公布了一些调查进展,总结来说就是毫无进展。白羽瞳擦了手在展耀旁边坐下,展耀吃完最后一口冰淇淋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白羽瞳凑过去在他嘴唇上啄了一口,展耀把冰淇淋壳丢给他,舔了舔嘴唇冲白羽瞳挑眉笑了。

“干得不错。”

 

白羽瞳七岁的时候被自己的经理人抛弃,一个小孩子无依无靠靠着天赋和狠劲摸爬滚打地在城市的灰色地带活着,这一切持续到他22的时候遇到了展耀。

展耀,明面上是海归心理学博士,开了一家本地有名的心理咨询中心,本地重点大学的教授,人也长得漂亮,去学校讲课教室走廊都能坐满。实际上他在暗面上的名气不比明面上小,干的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行当。白羽瞳是有人介绍给他的,说这个小杀手没组织更没纪律,钱给够就接活,人狠话不多办事也干净利落,24小时营业全年无休,如果杀手也有客服评价机制那可能就是五星好评下次再来了。这位介绍人的本意是想让展耀处理一下,毕竟虽然白羽瞳一直是这么干的,但是以前他年纪小没什么事,现在不一样了,二十出头年轻力壮,又不是省油的灯,再放任发展下去不好。

谁知道后来白羽瞳就摸上展耀的床了,展耀原本干的多是牵线搭桥的事儿,有上一代的关系和他自己的实力混得不错,但他毕竟是个拼脑子的,牵线的杀手再多也没几个能在关键时候跳出来的。白羽瞳来了以后展耀就只会用白羽瞳这一个杀手了,也不是有些父辈的老相识劝过他,并没有什么效果。好在白羽瞳本就是个出色的杀手,也并不影响展耀的控制和影响。

展耀曾经吐槽过白羽瞳长着一张公子哥的脸但是没公子哥的命,小时候被爸妈卖了就是一辈子刀尖舔血的日子。白羽瞳就反问他为什么也要蹚浑水,明明凭他自己可以不接班也活的光鲜亮丽。这时候展耀就会笑得一脸神秘莫测的说你不懂,然后跟他扯一堆他听不懂的心理学理论。白羽瞳对展耀这些理论没兴趣,展耀那些基于心理学理论的催眠或者别的方法对白羽瞳也没什么效果,所以一般这种时候两边都心照不宣的就当话题终结,展耀瞎扯他的,白羽瞳就捞个水果来切块喂给他。

 

白羽瞳喜欢在自己留在现场的弹壳底下压着一张印着一直小猫的纸条,当然这是在展耀帮他接任务之后才有的,他一直觉得展耀身上有猫科动物的特征,属于那种看上去人畜无害其实粉色小肉垫底下是锋利无比的爪子的。当然,留纸条这种像是在向警方宣示的行为并不是杀手应该做的,毕竟多留下点什么就多一丝危险,让本来可以分散来的案子变成连环案件被警方长期追查,可白羽瞳和展耀并不在乎,展耀相信白羽瞳的能力,白羽瞳也相信展耀的安排。警方那边负责追查的是个叫蓝成霖的警察,展耀认识这个人,多少是有点手段的,关键是蓝成霖这人也没多干净,展耀多多少少有他点把柄,只不过这次任务玩的有点大,警局上层给的压力也很大,估计是要压一阵子了。展耀清了手机内存卡,看了眼厨房里围着印着老鼠图案围裙的白羽瞳,伸了个懒腰冲他喊:

“意面多放点番茄酱。”



*应该会有后续吧,想要搞事情

*昨天赶作业没赶上两周年(虽然作业也没写完)

*我在写什么奇怪的设定流水账呢

*说不定爵爷也会出场呢,凑齐两个助攻召唤小黄文(?)

今年决定和老铁去浪cp的day2

有催更的朋友网络情缘一线牵吗

《坏道》24h联合产粮活动

北极冷圈冲鸭!

(还没有开始写就发出了鸽子的声音🌝)

夜尽天明一人渡我.:

人生需要为了吃粮而奋斗!!!!


·占tag致歉
·是一发正经的宣传[bu]


随着lofter上越来越多的产粮活动的出现,国庆就开始策划但一直没有正式声明《坏道》活动的我感到十分的恐慌,现在仓促发一个宣传。


爱生活,爱《坏道》🎉


心上白月光需要产粮,冷坑女孩需要吃粮!
所以——坏道的春天终于来了!


[高亮划重点!!!]有意向的神仙快来私戳我!!不产粮也不要紧dei!
小可爱们动动手指关注一下也阔以鸭!!!十分感谢你们的支持!!
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开启活动,如果大家想及时了解太太阵营,指路tag“坏道24h产粮”,欢迎大家过来看鸭!!提前祝大家到时候食用愉快!


报名须知:报名截止于11.04,目前已经有太太提前来了所以人数有限,以下是一些须知:


画:可cp向,单人,全员。画风不限,审核什么的不严!指绘,板绘,手绘不限。


写:坏道同人,日常拆逆死。不限文体不限文风不限cp。


字:内容关于坏道,字体不限。图的画红橙绿蓝黄都行,背景素材自己来。文素可自选或找我要。不限板写手写,字迹潦草抱歉。


章或手工:关于坏道就行,手办橡皮章滴胶火漆等等等等不限,稍微精致一点,将成品拍照然后传给负责人


对于以上有不解或者意见者私信策划(我)👌
目前画手文手居多,章手字手可优先。《坏道》虽然是冷坑,阵势可能有点小,但是我们注重质量!!来的都是神仙太太天使,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lof不方便联系的阔以加QQ:923885976。
记得备注来意w感谢。

【舒久x盛遥】?

舒久一直抵抗不了盛遥漂亮的桃花眼里盛着点将流不流的眼泪眼尾发红的样子,当然不限在床上,比如现在就是在书桌上。

盛遥最近很忙,有个案子一直拖着,每天义务劳动加班到很晚,忙得周末也没了。于是舒久同志也就只能被迫早起,帮着把盛遥前一晚的摊子收拾一下顺便做个早饭。

看着盛遥的黑眼圈越来越重脸色越来越差舒久就很想把犯罪分子摁到地上踩两脚。

这次盛遥中途突然回来是因为缺了东西,寻思着舒久收拾的时候可能不知道有用就给丢了准备回家翻翻书房垃圾桶。沈头儿带着人都出去了,就剩怡宁和他两人留守,这东西有点儿急着要再搞一份时间又久,于是盛遥打了声招呼就往家里跑。

早上舒久怕盛遥疲劳驾驶开车送他来警局的,导致现在盛遥只能发挥自己在警校跑早操时候的能力一路小跑,平时开车十分钟左右就到的路程让盛警官成功在夏末阳光的关爱下出了身汗。

感慨自己老了的盛遥开门就看见舒久拿着鸡毛掸子头上带着个纸折小帽子围着围裙的样子。舒久也有点懵,随后非常开心,丢掉鸡毛掸子拽掉帽子凑到盛遥面前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问:

“案子破了?放假了?”

盛遥顺手揉了一把他有点乱的头发:

“革命尚未成功…”

然后绕过尾巴马上垄耷下来的舒久进书房找东西去了。

“舒久,你早上看见我放在电脑下面那两张纸没?字有点乱但上面东西挺重要的,你扔了吗?”

盛遥往书桌旁的垃圾桶边看了一眼,垃圾袋舒久已经换过了,转头就被舒久摁倒书桌上吻上了。

舒久只是跟进书房之后看到盛遥有点汗湿的衬衫贴着他后背漂亮的蝴蝶骨,想着最近晚上他睡着了盛遥才睡他醒了又不忍心干点什么吵到盛遥的憋屈事实就从小奶狗上升大灰狼了。

盛遥被舒久的突然袭击搞得有点慌,加上连轴转了好几天大脑反应有点迟缓,生理性的反应超出了他的理智能控制的范围,应付舒久侵略性的亲吻就让他呼吸急促了起来,又成功在舒久不安分地顺着他的腰线往上划的时候红了眼眶。

等好不容易舒久放开了他的嘴唇,盛警官赶紧用残存的理智阻止舒久的下一步动作,开口的劝阻却被舒久咬上他喉结的动作变成了一声呻吟。

盛遥有点自暴自弃,论体力可能刚刚不是跑回来的他可以和舒久大战三百回合,再论缠人功夫那他真的拿舒久没办法,于是盛警官决定暂时忘记那两张纸,就当自己现在重复作业,等会就能赶出来了。

…………



*请问我今天凌晨一点在干什么??

*所以接下来要干什么???

*先这样,应该会往后写……吧。

瞎想瞎写。

黑眼镜觉得自己的徒弟脑回路都很清奇。吴邪不提了,自从接了他三叔的锅碗瓢盆和衣钵之后就越来越摸不透,一点儿也不像刚认识的时候那么好玩儿。再看看苏万,在古潼京被汪家人追着跑的时候瞅见两眼他的身手,拜师一句话就保镖变师父了。

他活了很久了,见过活的变死的死的变活的。他也和解雨臣聊起过关于师徒的话题,彼时二爷已经去世很久了,解雨臣却依旧带着尊敬的神情,说话时也颇有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感觉,一件件小事也说的如数家珍。当时黑眼镜没什么所谓,听起来也就是感慨一下小九爷从当时被迫投奔到后来出人头地,再就想起来陈皮阿四和二爷之间的恩恩怨怨罢了。

没事练苏万的时候他就觉得这小孩太乖了,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训练变相挨揍也没什么怨言,得着要是吴邪的话,就算不说什么眼神总是要带着点不服气的意思。苏万不一样,他的眼神很干脆,既没有想要快点学成打败师父的决心也没有挨揍的不满。

两人没事的时候这小孩总是能用他虽然考不上大学但是总能用到点子上的知识储备和黑眼镜侃大山,时不时还能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拍个马屁,黑瞎子觉得这小孩不太好玩,又挺好玩儿。

苏万毕竟没有吴邪的狠劲,除了踢几脚球整天坐教室里的身体素质也不怎么样,教起来并没有什么成就感,但黑眼镜有点乐此不疲的意思,每天除了用逗他玩儿的方式锻炼他的基本素质,就是用逗他玩儿来逗他玩儿。

有时候看着苏万能够勉强回手的时候,黑眼镜就乐,就想,自己对师徒这种东西的认识到底是不同了。虽然他和吴邪之间不怎么提起师徒这种联系,苏万又不太像个好学生,但是他和他们之间的羁绊到底是不同的。

有的时候他甚至在想苏万对着外人提起他的时候脸上是不是也是解当家提到自己师父时候那种表情。

这个时候他才能感知到自己可能真的是活的很久了,居然在期待这种事情。